• 才是在中國搞「分裂獨立」的鼻祖圖

           

    自當局制定了個所謂的《反國家分裂法》后,便成天拿著這個惡法向中華民國進行文攻武嚇。的政黨、政治人士,乃至文人、演員稍不順之意,便扣以「臺獨」的大帽,這「臺獨」一詞早已成了一根打人的棍子。因而遭到民眾普遍的憎惡與抵制,然而也有少數政客、文人,以及所謂的學者、教授、時事評論員之類的人物,或為了其所在的一黨私利,或為了其家人在的生意財源,或已被用金錢、美女收買后加以控制。于是結成一伙反「臺獨」的「英雄好漢」。盜用「民族大義」,高舉所謂「反分裂」破旗,緊跟反對自己民選的合法政府。把一切,拒絕跟著他們媚共、降共之人通通打成「獨派」肆意加以抹黑誣辱。這幫人在今日實際上已成了圖謀滅亡中華民國的同盟軍與代理人。

    但稍有點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只不過是個用謊言編織成的騙局而已。只有在統治下的,由于對外界資訊嚴加封鎖,因而環境閉塞勝同井蛙,于是騙得-些愚民的認同。這些愚氓根本不知今日的正式國號是中華民國。而中華民國早在1911年便已建國獨立于世界的民族之林,迄今已有109年的歷史。難道世界上一個國家須要兩次宣布獨立嗎?這是鐵的歷史,怎么能叫「鬧獨立」或「分裂中國」呢?由此可見現在所謂的反「臺獨」,完全是個無中生有、信口開河的偽命題。既缺歷史根據,也不符現實狀況,既不是民族問題,也不是「愛國」問題。只是個政黨與政權之爭。說白了就是尋找借口、編織罪名企圖把民主的強行并吞入專制的而找的一個「理由」,扯起的一張遮羞布而已。

    其實近代以來,真正要在中國搞分裂「鬧獨立」的,不是別人,恰恰就是它自己。謂予不信,請看鐵的歷史事實。遠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初的1920年,就在當時的《大公報》上發表題為《湖南建設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一文。公開主張湖南省獨立,成立「湖南共和國」。接著從1920年6月到10月,撰寫了一系列主張「湖南獨立」的文章投稿到《大公報》。計有:《湖南人民的自決》(1920年6月18日)、《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1920年9月3日)、《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1920年9月5日)、《絕對贊成湖南門羅主義》(1920年9月6日)、《湖南受中國之累: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1920年9月6日至7日)、《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1920年9月26日)、《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1920年9月30日)、《反對統一》(1920年10月1日)。

    如果有人說當時的僅是一介平民,其文字不過是指點江山,書生意氣,屬個人言論自由的話。那么到了1931年11月7日,在蘇俄支使下弄了個「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瑞金召開,會議通過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正式宣布建立第二個中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作為該共和國主席(這可是個大政治人物了),在1931年12月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布告》中明確宣布「從今日起,中華領土之內,已經有兩個絕對不相同的國家;一個是所謂中華民國另一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這就明確是在國中立「國」分裂國家了。而該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憲法」笫14條更明確宣稱:「中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和各個地區的人民都能夠脫立中國獨立建國」。這難道還不是在中國境內鼓動鬧獨立、搞分裂么?

    再請看,在1938年10月在延安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表了《抗日民族與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發展的新階段》一文。在該報告中更鼓勵在中國境內的「朝鮮,等被壓迫民族爭取獨立」。又是白紙黑字鐵證如山。而1947年3月8日,的《日報》文章更宣稱「我們中國所領導的武裝部隊「完全支援人民反對蔣介石和的斗爭。我們贊成獨立,我們贊成自己成立一個自己所要求的國家。」這里更寫得明明白白是「我們贊成獨立」!在未奪得全國政權前,不但不反對中國的某省、某地區獨立,而是公開予以鼓動與支持。這是鐵的歷史事實且有案可稽。現在只不過是掌權了,怎么就「健忘」了呢?

    「健忘」之后,不但他以前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概不認帳,更來個倒打一耙說別人要在中國搞分裂鬧獨立。由此不但以「臺獨」的帽子去壓制民眾維護民主與人權的訴求。更說中華民國也是什么「獨臺勢力」,是什么「B型臺獨」。最后羅織成-個「口袋罪」叫「一切形式的臺獨」(見李克強2017年在北京「人大」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告)于是嚇得某些高層領導人連中華民國這四個字都不敢說出口,只能跟著鸚鵡學舌地說「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連「-中各表」都不敢提。于是乎這個「一中」,自然就只能是政權。更有甚者,近年來官方的御用文人,外加被收買的蘭營的某些無恥政客如邱毅、賴岳謙、鄭又平之流,更不斷地「發明」出了諸如「急獨」、「緩獨」、「柔性臺獨」、「文化臺獨」、「法理臺獨」「切香腸式的臺獨」等等五花八門□各色罪名,以便隨時扣在看著不順眼認為須要給予打擊者的頭上。這與毛暴政年代盛行一時的「右派」、「反革命」之類的罪名如出一轍。不同的是,當年的受害者是民眾。現在卻用來霸凌人民了。

    面對北京當局如此強橫的打壓,今日退無可退,忍無可忍。在軍事、經濟實力上都弱于,而當前國際上某些短視自私的「左派」政客,為了一己的經貿利益,也極力巴結,實施對極權專制姑息遷就的綏靖政策。這對更加不利。所以能與對抗的長處,就是她的民主自由普世價值觀念及不斷完善了的民主憲政制度。因此除了聯合美、日、加拿大、澳洲等民主國家盡量爭取國際同情與支持外,還必須以己之長,擊對方之短。

    結合本題,在對北京以所謂「愛國」、「民族大義」、「反臺獨」的攻勢面前,應毫不退讓,勇敢、堅定、明確地揭露出在近代中國究竟是誰在分裂國家,那不是別人,而正是。從江西瑞金成立「蘇維埃共和國」起,就在中國搞分裂,搞「國中之國」鬧「獨立」;直到抗戰勝利前后,都一直還在鼓動并實踐分裂中國。再后來,承認外蒙古從中國分裂出去,并與外蒙建立正式「外交」關系的也是。這些人才是在中國靠煽動「獨立」、分裂而獲利,而起家的始作俑者,現在卻搖身一變成了「反對一切形式」的這「獨」那「獨」的「衛道士」,只能令人感到滑稽可笑。

    因此它根本沒有資格說中華民國是在「鬧獨立」,是在「分裂國家」!只有用這樣鐵的歷史事實為依據,才能站上政治倫理道德的制高點,才能頂住對方亂加罪名的壓力,讓自已在政治道義上立于不敗之地。在蔡英文總統「對等、民主、和平、對話」八字箴言指引下,就一定能作到「眼中形勢胸中策,緩步徐行靜不嘩」,處變不驚,操之在我地去面對的打壓、霸凌讓這個民主燈塔發出更耀眼的光芒,不僅點亮,更要為正在發生的社會向民主轉型投射巨大的光芒!

級別類型

      拥有一級制作師证书是担任大型项目经理的条件条件。担任大型项目经理的条件是:一級制作師证书+中级职称+安全员B本。

 

       拥有二級制作師证书是担任项目经理的条件条件。担任项目经理的条件是:二級制作師证书+中级职称+安全员B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