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水</div><div id="qdyhtzs" class="rc7h7"

           

    高建剛曾是湖南省長沙市望城區一個小有名氣的企業老板,平時開著豪車、住著豪宅,人稱“高老板”,看上去事業有成、春風得意。但出人意料的是,一場大水

    把他和他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沖”了出來,讓他暴露
    真面目。

    就在當地村民為如何規復

    生產發愁時,高建剛卻從中看到了“商機”。他邀集嚴益、王旭紅等人以規復
    被毀稻田的名義與當地村組織簽訂協議,約定高建剛負責清應當
    地村組織農田里的泥沙,目的是規復
    水稻耕種。但實際上,高建剛“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最終目的是采挖潰口附近的優質河沙,以打劫
    
    
    暴利。

    “高建剛在社會上名頭比較響,手下有一幫小弟做事,別人不敢在他眼前

    放肆。”這是高建剛公司股東之一王旭紅與其合作采沙的來由
    ,但作為股東,高建剛并不為公司其他股東長處
    著想,他常常
    做著左手倒右手的生意,將河沙以每車1400元的價錢
    賣給自己的團伙成員李若峰、王成等人,而當時河沙的市場價已經達到了每車1800元,由此也埋下股東之間“火并”的引線。

    此時,高建剛公司股東之間也因為高建剛居中壓價、強賣河沙給自己的馬仔李若峰、王成而沖突不斷。李若峰、王成等人在高建剛的默許下,多次鳩集

    
    
    人員持兇器到挖沙點聚眾鬧事,阻止嚴益、王旭紅將河沙賣給其他人,雙方終于撕破臉,嚴益雇人將李若峰、王成砍傷,爆發流血沖突。

    2018年10月25日,公安構造

    以涉嫌非法采礦罪對高建剛、嚴益、王旭紅等人備案
    偵查。在案件辦理歷程
    中,一個在望城區長期實施高利放貸、暴力討債、強攬工程、插手民間糾紛等違法犯罪活動的涉黑犯罪組織浮出水面。

    原來,高建剛在公司成立前,實施過暴力討債、非法拘禁、聚眾斗毆犯罪,但數量較少、人員零散。為了得到

    
    穩定的經濟來源,也為了以正當
    形式掩蓋犯罪過
    為,增強
    gif);" >對旗下馬仔的管理控制,2012年9月4日,高建剛伙同周正合伙設立長沙易博公司。從此,他們以公司名義從事高利放貸、開設賭場等活動,經濟實力不斷增強
    gif);" >,并將得到
    
    的部分財產用于支持該組織的活動,該公司的成立是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形成的標志性事件。

    2014年1月,周正伙同他人,使用特制牌具等手段“出千”“殺豬”,被害人徐某在賭桌上被“圍獵”,幾小時就輸掉賭資92萬元。之后,周正多次通過電話進行語言威脅,帶領馬仔嚴駿前往徐某經營的車行、故鄉

    催收,徐某無力償還跑到外地躲債。嚴駿說,“周正讓我們在徐某的店外墻和玻璃門上噴油漆、涂寫‘欠賬還錢’等大字,還去他家的老屋收賬,每年中秋節、春節都去,當著街坊鄰人
    
    
    的面找他父母催債還錢,放狠話、寫大字,影響他們一家人的名譽,逼迫他盡快還錢。”

    2017年,高建剛、周正等人合伙承接的興工大道項目開工建設。施工歷程

    中,高建剛、李若峰在未征得當地群眾贊成
    的情況下,將項目挖掘的土方傾倒在被害人朱某等村民的責任田內,有村民前來阻止時,該組織鳩集
    
    
    成員20余人到卸土現場聚眾造勢,對村民進行拖拽、辱罵、威脅。對村民提出的賠償問題,到村民家中采取摔毀家具等方式進行恐嚇。為確立非法權威,擴大勢力影響,該組織購置砍刀、管殺、魚叉等工具,頻頻插手民間糾紛、動輒施暴解決問題,涉嫌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等多項罪名。

    經過初查,偵查構造

    查明了以高建剛、周正為首的犯罪組織多年來在長沙市望城區實施的大量違法犯罪過
    為,因為
    該組織參與人員多、作案數量多、時間跨度長、取證難度大,是否構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偵查構造
    有些“拿捏不準”。

    望城區檢察院迅速成立了以檢察長宮平為組長的辦案組,遴派

    
    
    多名業務骨干提前參與
    ,全面熟悉案情,先后召開公安檢察專項聯席集會
    5次、案情分析推進會3次,指導
    公安構造
    圍繞黑社會性質組織的4個特征搜集、固定證據,以證明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非法控制性與嚴重危害性。

    這起案件涉及人員較多、案情復雜,辦案人員的工作量非常大。案件移送審查逮捕后,該院對16名犯罪嫌疑人作出批捕決定,收回

    持續
    偵查提綱47份,補充各類證據上百份,追加逮捕5人;同時自行補充偵查,查明遺漏犯罪事實2件,查明累犯1人;發現漏犯25人,收回
    追訴文書后已有4人到案并被采取強制措施;追訴漏罪10起,其中法定判刑三年以上的4起。

    “辦案中,我們還注意開展自行補充偵查。”辦案檢察官介紹,“在審查被害人劉某被非法拘禁案中,檢察院發現高建剛及其組織成員并沒有參與非法拘禁,實施非法拘禁的是該犯罪組織之外的人(另案處理),于是詢問了被害人劉某本人和相關證人,并對高建剛等犯罪嫌疑人進行了訊問,我們查明高建剛等人雖然沒有實施非法拘禁,但為了催收債務,對劉某采取威脅、恐嚇方式,逼迫劉某轉讓其公司30%的股份,該行為已構成強迫交易罪,我們一方面追加了這一漏罪,另一方面對實施非法拘禁的其他犯罪嫌疑人依法追訴。”

    開庭前,多名涉案人員及辯護人提出希望檢察構造

    先提量刑建議,再考慮是否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對此,辦案檢察官予以拒絕,“量刑建議符合預期就認罪認罰,不符合預期就不認罪認罰,這樣的認罪認罰是不真誠的,實質上是一種投機行為,不符合立法本意。”辦案檢察官介紹說。

    因此,辦案檢察官堅持在法庭調查結束前,根據各被告人的認罪悔罪表現提出量刑建議。這一決定也得到了合議庭的認可與支持。從而,多名認罪態度不穩定的被告人為了能夠爭取從寬處理,在庭審中如實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實。

    庭審中,承辦檢察官詳細制作了《被告人違法犯罪統計表》《查封、扣押、解凍

    財物清單》《涉案人員量刑建議表》《違法犯罪事實列表》《違法犯罪事實年份統計表》5本賬,在法庭訊問、舉證質證環節,為充分證明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及其產生的嚴重社會危害提供了清晰的指引,確保了庭審的清晰流暢。法庭調查結束前,周正等15名被告人對檢察構造
    指控的所有罪名和犯罪事實均無異議,當庭表示認罪認罰,并在其辯護人的見證下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

    對于庭審的把控,望城區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袁利平給予了高度評價,她表示,“這個案子我們原本預計需要4天至5天,但因為

    16名被告人中有15人當庭認罪認罰,實際只用時3天就把刑事及附帶民事部分全部審理完畢,超出了我們的預期,庭審效果非常好。”

    法院審理認定,本案共涉及13項罪名,分別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聚眾斗毆罪,非法拘禁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非法采礦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賭博罪,開設賭場罪,偷越國境罪,窩藏罪,故意傷害罪,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在2012年至2018年共實施各類犯罪33起、各類違法15起,組織成員在組織外還實施個人犯罪7起,共計55起,前后打傷群眾20人。

    被告人高建剛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聚眾斗毆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非法采礦罪等,數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周主犯

    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聚眾斗毆罪,非法拘禁罪,開設賭場罪,偷越國境罪等,數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李若峰、王成等組織成員分別被判處三年至十八年不等有期徒刑,并處沒收個人財產或罰金;對用于違法犯罪的財產,依法予以沒收;對各被告人的違法所得予以追繳大概
    責令退賠。

級別類型

      拥有一級制作師证书是担任大型项目经理的条件条件。担任大型项目经理的条件是:一級制作師证书+中级职称+安全员B本。

 

       拥有二級制作師证书是担任项目经理的条件条件。担任项目经理的条件是:二級制作師证书+中级职称+安全员B本。